再访卡塔尔:关注劳工虐待问题

时间:2018-07-05

每年,尼泊尔有40万人口出国务工,其中有1/4的人去往卡塔尔。卡塔尔是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国,因此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来建设基础设施和场馆。在Ganesh Bishwakarma看来,卡塔尔就是沙漠中的绿洲,一个可以让他从家乡的贫苦中解脱出来的梦幻之地。Ganesh是一个来自尼泊尔农村地区的小伙子,和当地许多年轻人一样,他们见到了卡塔尔来的工头,后者向他们承诺,去卡塔尔工作可以获得优厚的待遇,而且家人也将有机会过去。Ganesh毫不犹豫地出发了。临走前,他向母亲保证,回家之后给她盖一座大房子。

两个月后,他回家了,静静地躺在棺材里。那一年他年仅16岁。

在多哈的工地上,工人们穿着厚厚的工作服和面罩来抵御烈日,汗水将他们的衣服湿透。下工后,工人们回到他们的12人宿舍,这里的温度可高达50度,仅有的两个厨房要供600人使用。污水流淌,蚊虫嗡鸣,肮脏和拥挤的环境令疾病肆虐。在高强度的工作过后,工人们甚至经常得不到食物和饮用水。27岁的Ram Kumar Mahara说,他们经常饿着肚子工作一整天。而当他抱怨这些的时候,他的雇主把他赶了出去,一分钱也没付给他。饥饿的Ram只能向工友乞讨食物。

卡塔尔国奉行卡拉法制度,外来劳工在得不到雇主许可的情况下无法离境。他们的薪水和护照被雇主扣留,这令他们插翅难逃,只能忍受着万劫不复的剥削和奴役。25岁的Bir Bahadur Lama已经为回到尼泊尔奔走了一年。当他的两年合同到期后,Bir曾请求雇主让他回家,然而雇主总是嘴上答应会给他一个出境许可,却从未兑现过诺言。后来他的雇主把他卖给了另一个人,但当后者发现Bir的身份未经登记时,就把他给炒了。Bir唯一的选择只有去找警察,并“期待”警察把他遣返回国。

32岁的Ramesh Kumar Bishwakarma已经10个月没领到工钱了,现实的状况使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和他的许多同伴一样,本就一贫如洗的他们不希望白白失去好几个月的血汗钱,但是留在这儿讨公道却要冒着生命危险,“这不值得”。

可以说,当这些尼泊尔劳工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承诺的薪水和前途只是泡影,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张由剥削、贪污、谎言、奴役甚至死亡织成的巨网。
2013年,英国《卫报》记者Pete Pattison用他的报道向世人讲述了这些远赴卡塔尔务工的尼泊尔籍劳工的故事,他们的辛酸血泪和累累白骨使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仅在2013年,就有185名尼泊尔籍劳工在2022年卡塔尔界杯的基建工程中丧生。此报道一出,FIFA敦促卡塔尔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官方开始介入调查和整治,使劳工群体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得到了逐步改善。该系列报道被发表在《卫报》上,Pete Pattison也因此获得了大赦国际媒体奖(Amnesty International Media Award)、国际数字艺术与科学学会奖(The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Digital Arts and Sciences Award)和反奴隶制日媒体奖(Anti-Slavery Day Media Award)等诸多奖项。

虽然报道的发表使得情况有了很大好转,但在遥远的海湾地区的工地上,仍然有许多阳光难以直射的阴暗角落。解放劳工运动任重而道远,我们还不能停下脚步。2018年,Pete Pattison计划开展一项长期跟踪调查,从劳工的招募阶段开始,用摄像机和笔,全方位记录在海湾地区工作的劳工的故事,持续推动外来劳工境遇的改善。这种用影像和文字记录个体状态、以小见大推动社会影响力的方式,也正是云三爱的小屋一直在践行的道路。爱的小屋种子基金此次携手Pete Pattison,全力支持新一轮的的调研项目,旨在通过对劳工招募、用工安全等多个层面的深入报道,促使相关国家政府加强监管和督查,修订和完善政策,履行应尽的人道主义责任。Pete和爱的小屋同时也期望,这些报道能够唤起相关机构的关注,对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外来劳工施以援手,解放更多的劳工群体。

2018年7月,Pete已按照计划,踏上前往湾区的旅程,用他的相机,为那里的人们带去正义和希望。爱的小屋也将持续跟进和支持,敬请关注。

更多内容请见:
The Guardian, At 16, Ganesh got a job in Qatar. Two months later he was dead. 25 Sep 2013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13/sep/25/qatar-nepalese-workers-poverty-camps

The Guardian. Revealed: Qatar’s World Cup ‘slaves’. 25 Sep 2013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3/sep/25/revealed-qatars-world-cup-slaves

关于《卫报》和Pete Pattison

《卫报》起源于英国,创办于1821年,是一家综合性新闻报纸,以其评论和专题报道著称,在全球有着广泛的影响力。Pete Pattison是《卫报》驻加德满都的摄影记者,主要关注尼泊尔及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权、宗教、环境等社会性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